​心理平台上,你会见到三种人

发布时间:2020-01-07 2评论 2032阅读
文章封面


1.


心理平台上,你会见到三种人:咨询师、侧写员、宫廷画师。


不管什么流派,咨询师工作的方式是对话。


如果没有对话在咨询师和来谈者之间进展,咨询等于未曾发生。就像一场梦境,全是幻想。


并不是每个人都要咨询师,有些人需要的更像是侧写员。


侧写员的作用,在于描绘一个人的面貌。但他不是为自己描写,也不是为他侧写的对象服务。


这是侧写员的工作最有意思之处,侧写员用尽各种方式,了解他要描绘的对象,但他不要描绘的对象服务。侧写员为委托者服务,而侧写员的委托者基本是警务人员,或是检调机构。


侧写,就是当重大案件(通常是凶杀、强奸、强盗、绑架等)发生,却苦无对现场的录像画面,仅有目击证人的证词。


侧写亦是对这些证词的总汇,通过侧写员的想象力和判断力,以及少有的直觉,描绘出罪犯的可能面目。


2. 


当我说,有些人需要的是侧写员,我并不是说咨询师不具备侧写员的特质。


实际上,咨询的过程中,很多时刻咨询师都在进行侧写。


举个例子,如果你去过博物馆,你就会看到无论中西方,都有所谓的宫廷画。


画师按照达官贵人的吩咐,给他们的形象画出一幅画。


但画中的人经常被美化,符合出资者对自己外貌的认知。


就像现在有些人在聊天中开启美颜功能,或者事后P图。


他们既是知道自己在创作,在修改相机拍出来的画面,同时又认同自己修改之后的画面,就像他们在质疑相机说谎。


宫廷画师不是侧写员,他们更像是通过捕捉大众心理,以满足他们、刺激神经,好获得10W+和收益的商人。他们比任何人都有更好的修图技术。


如果你感觉你的咨询师像是一位宫廷画师,那么你从他那里除了得到鸡汤和激励人心的演说,还有各种夸耀,你还能得到什么呢?


他会不会变成让你上瘾的鸦片,而不是拉你一把的良药呢?


要知道,良药多少是苦口的。


我之所以说,有些人需要的是侧写员,而不是心理医生,来自我咨询中的经验。


通过咨询师「了解自己」。


一般而言,这是咨询的基本作用。


但有些人了解自己之前,他就已经对自己定了罪。



3. 


某些来谈者,他们想了解自己,假定如果他们足够了解自己,他们就能明白自己为什么会犯下某些罪。


比较积极的人想象到,一旦知道自己犯罪的原因,他们就要积极赎罪。


比较消极的来谈者,他们更关心如何从罪责中逃离。了解自己,对这类人来说,更像是了解自己的弱点,好在了解之后进行补救措施,避免自己的弱点被别人利用。


抱持这份心情进入咨询室,咨询就很容易变成一场猜谜游戏。


来谈者迫切希望咨询师猜中他内心的困扰,如果咨询师猜中,来谈者会陷入一场「痛苦的狂欢」。


痛苦的狂欢,在于来谈者他是痛苦的,但他又因为得到咨询师的认证,使得他可以公然的告诉自己:「我痛苦的原因,跟我想的一样!没错!我病了!所以我做XXX,或者OOO,都是合理的。」


狂欢之前,来谈者是痛苦的;狂欢之后,他还是痛苦的。不同的是,来谈者获得某种认可,但这种认可对来谈者而言,却是敲响丧钟的前奏。


当一个人认定自己无可救药,他还需要什么希望呢?他又何必寻求治愈的方法?


并且当一个人已经把很多人生的困境,甚至自己犯错的错,后悔的事,行过的不义都归咎在一个尚未切定的病因上,那么这个病就成了逃避责任的借口。


所以在咨询中,当来谈者说出他的病因,咨询师必须一而再,再而三的去确认。确认的目的不是不相信来谈者说的话,而是我们要确认来谈者是否相信自己说的话。


确定自己有病,跟相信自己有病,这是两回事。


相信是一种信念的活动,我们需要信念。信念就像一种标签,尽管「贴标签」具有贬义,指的是我们用我们主观的判断,假定他人跟我们的判断一致。


就像那些让社会充满不平之鸣的标签,有些人看见一位女士三十好几没结婚,就用「剩女」形容她。


有些人看到一个人学习不好,不问前因后果,就给他贴上「不聪明」、「坏学生」的标签。


反之,有些男人看到漂亮的女人,就认为漂亮的女人比较善良,这也是一种标签。看起来好像很正向,实际上充满误解。


所以误解没有所谓正向或负向,误解就是误解。


从这里,我们可以连结到前面的讨论。


当来谈者通过抛出各种线索,好使咨询师认可来谈者为自己做出的诊断。


即使咨询师在没有意识到来谈者意图的情况下,认同来谈者对自己的诊断,这个诊断既然是错误的,那么咨询师的认同,并无法让真正让来谈者受苦的根源显现出来。


4. 


咨询师需要进行有效的侧写,这是一个细腻而繁琐的工作。


咨询师全心关注来谈者,修正对来谈者的认识,好使笔触下呈现的「那个人」贴近来谈者的面目。甚至比来谈者对自己的认知更加细致、深入骨髓。


更进一步说,咨询师跟侧写员又有什么不同呢?


他们只要能够纪录客观真实,并加以呈现就够了吗?


咨询师跟侧写员不同,咨询师会拿着他绘制出来的画像,跟来谈者反复确认,确认他对画像的感受如何。


就像在绘画中,数次停下来,让被描绘的来谈者看看咨询师画了些什么,听取他的意见和想法。


如果来谈者表示咨询师画出来的不是自己,那么咨询师会进一步确认来谈者认定的自己是什么模样。


如果来谈者认为咨询师技巧不好,为此有情绪,那也无妨。


同时能够观察出细节,纪录下客观面目,但同时更关注来谈者为自己的观感。


「陪来谈者一起去探索,探索为什么来谈者想要变成另外一个人,而不是做自己。


这种对来谈者主观感受的重视,通过绘画的过程,和来谈者一起澄清「来谈者对自己的认知」与「咨询师对来谈者」的认知识否一致,是咨询工作最有变化,却也充斥风险的必经之路。


这就是咨询工作之所以让人却步之处,需要高度的专注、细腻的觉察、保持沟通和头脑的清明。同时又愿意承担风险,包括被有意的引导到陷阱之中。咨询师却能在陷阱中,找到来谈者遗留的线索。


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,但这是很有意义的一件事,也是我坚持下来的理由。


最后,希望阅读这篇文章的读者。在你需要帮助的时候,你能找到你的咨询师。



文:高浩容 (著有《别害怕当个流泪的大人》等书;现居上海,专职咨询与写作;公众号:高浩容的小酒馆)
责任编辑:殷水
0

回复

作者头像

高浩容

TA在等你的回复~

(不超过200字)

提交回复
向下加载更多

私信

高浩容一条私信

取消

问题反馈